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小明和她妈妈的噩梦 更多>>
 

    小明和她妈妈的噩梦

    时间:2018-05-15 我们的女主人公名字叫做淑珍,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普通的办公室文员,漂亮贤淑。这是个普通的夜晚,和往常一样的平淡。老公出差在外地,还要半年才能回家,家里只有淑珍和儿子小明。
    我们的男主人公,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名字叫做小明,成绩中等,一切都是平平无奇。不过这个夜晚对他很特别,明天他就要过十六岁的生日了。淑珍答应送她一份成年礼物。但小明给自己準备的礼物,却特别地多。
    夜已经深了,窗外漆黑一片,小明关上了房间的灯,却没有入睡。为了不犯困,他甚至喝了几大杯浓咖啡。
    「12点了,妈妈睡了已经一个小时了,该睡着了吧?希望药有用!」小明喃喃自语,打开了自己的抽屉——里面放着一瓶高浓度乙醚,还有一块白色棉手帕。
    「应该可以了,悄悄过去看看吧!」小明在手帕上涂满了乙醚,蹑手蹑脚出了自己房间。淑珍的房间就在过道对面,小明悄悄地拧开门。一片漆黑,什都看不到,只能隐约听到沉重的呼吸声。
    小明偷偷在淑珍的水中下了迷药。这是从网上购买的高效迷药,无色无味,喝下后会让你感到疲倦,很快就会入睡。小明偷偷放进了淑珍每晚睡觉前必喝的宁神茶中。
    「听声音应该睡得很沉啊,我把灯打开试一试!万一妈妈醒了,就说我要找蚊香。」小明心里盘算好,打开了淑珍房间的灯。
    灯亮了,小明看到妈妈睡在床上,没有醒过来。三十七岁的淑珍,有了十六岁的小明,却因为天生丽质,加上善于保养,看起来却像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乌黑的长髮披散在枕头上,夏天睡觉不用盖被子,淑珍只是穿着黄色的无袖睡裙,裙摆盖到膝盖,露出了白皙的小腿和玉足。
    「太好了,没有醒来。」小明暗叫一声好,慢慢走到淑珍床边,试着摸了摸妈妈的俏脸。
    「嗯……」淑珍睡梦中的一声呻吟吓得小明魂飞魄散,赶忙把沾满乙醚的手帕捂在她的口鼻上。几秒钟后,小明没敢鬆手,确认妈妈吸入足量的乙醚后,才拿开手帕。整个过程,淑珍都没有动一下,看来药性早就发挥了,乙醚算是画蛇添足。
    「妈妈,妈妈……」小明怯生生地放大声音,喊了几声,淑珍没有醒过来。
    「哎呦,吓死我了。看来妈妈睡着了,可以把準备的衣服给妈妈穿上了!」小明拍拍自己额头,赶紧从自己房间把藏了好几天的背包拿到淑珍的房间。
    如果淑珍能睁开眼睛,看到小明从背包里拿出的东西,一定大吃一惊。白色的棉绳、黑色的皮质SM头套、红色塞口球、SM用耳塞、黑色SM拘束眼罩、旧的肉色连裤丝袜,还有一件黑色连体丝袜……小明的背包里居然装满了SM用具!
    为了自己的十六岁生日,小明用几个月的零花钱购买了这些SM用品,为的是什呢?为的是送自己一个成年礼物,那就是自己的妈妈淑珍!
    淑珍沉沉地睡着,丝毫没有觉察到,儿子小明将各种各样的SM用具铺开在地上,而自己的黄色睡衣,白色内裤已经被脱了下来。
    小明看着赤裸的母亲,小弟弟立刻升了国旗。虽然母亲洗澡时,这个小鬼没少偷看,但是如此近距离地欣赏,连修剪整齐的三角地带都看得清清楚楚,如此地欣赏女性的性器官,这是第一次!
    妈妈好美!小明不住地讚歎,虽然是三十七岁的熟妇,可是保养的如此好,乳房丝毫没有下垂,两个大奶子不但挺拔还富有弹性,小明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带着妈妈的体温,软软的肉团唤起小明男性的冲动。
    冷静,冷静!小明心中不住吶喊,这个时候不能光想着摸妈妈,要先把妈妈打扮好,为自己过生日才对。
    想着打扮妈妈,小明剪下两块白色的医用胶布,大小适中,贴着淑珍紧闭的美目上,这保证淑珍无法睁开眼睛。接着用黑色眼罩蒙住了淑珍的眼睛。束缚一定要牢固,小明提醒自己,若是让妈妈挣脱了,哪怕一点点,后果都是可怕的!
    蒙好了眼睛,小明得意地想道:「现在妈妈看不到我了,接着把妈妈的嘴堵上,让妈妈只能呜呜呜地叫,就像SM电影那样,妈妈说不出话来,就不能给我讲道理,批评我了!」
    那双肉色的连裤丝袜是小明偷邻居张阿姨的,当时晾在阳台上,被小明半夜偷偷用鱼竿给勾了下来,虽然洗过的,但小明每次闻,彷彿都能闻到张阿姨的体香。肉色裤袜团成一团,塞进了淑珍的小嘴里,丝袜充满了淑珍的口腔,塞得满满的,要发出大声音,是不可能的了。
    由于塞进了一双连裤丝袜,淑珍的嘴被迫张开,未用唇膏的香唇同样嫩红,说不出的性感。小明忍不住贴住淑珍的香唇,轻吻一口。
    妈妈,一会儿你就会更加妩媚了!
    SM用的耳塞堵住了淑珍的双耳。这种耳塞堵住女人的耳朵后,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而且自己无法挣脱掉,除非是从外用手取下。堵好了淑珍的耳朵,小明立刻用黑色皮质头套戴在了淑珍的头上,头套只有嘴部开了一口圆口,淑珍张开的小嘴唯一露在外面,被小明用红色塞口球堵住。此时的淑珍,看不到面目,听不到声音,更是发不出叫声来。
    黑色的连身丝袜也是特殊设计,弹性很好,昏迷的淑珍就像芭比娃娃一样,让小明搬弄着手脚穿上了连身丝袜。连身丝袜是长袖设计,淑珍的娇躯美腿玉足以及双臂都被包裹在丝袜中,而在胸部和胯部开了口子,使得淑珍的乳房和阴户以及菊花露在外面。
    为妈妈穿好了连身丝袜,小明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居然过去了两个小时,一来是自己不熟练为女人穿戴SM用具;二来这美丽的女人任自己摆弄,小明少不了来回抚摸玩弄一下自己的妈妈,从而耗费了更多的时间。
    时间不早了,还是抓紧把妈妈捆好吧,据说迷药的药性三个小时,一会儿醒了可就不好捆了!心中这想着,小明快速拿好白色棉绳,将平躺着的妈妈淑珍翻过身来趴着,双手拧到身后,手腕交叉紧紧地捆绑住,连小臂一同捆绑住,这样淑珍不但双手无法分开,就是双臂也无法运动了。
    这时再把淑珍翻过身来,仰面躺着的妈妈胸部更加的挺拔,随着平静地呼吸一起一伏,看得小明几乎要流口水。
    将淑珍的双腿紧紧併拢后,她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也迅速被小明捆好,学着电影里的样子,脚踝、膝盖、大腿都紧紧束缚,淑珍的双腿休想分开丝毫。
    捆绑完成,小明看着被束缚好的妈妈淑珍,非常满意,又拿来淑珍穿过的一双黑色高跟鞋,银色的金属细高跟足有10公分,穿在淑珍黑色丝袜包裹的玉足上,高跟鞋带有细皮带可以扣在脚踝上,保证穿上后淑珍无法蹬掉高跟鞋。
    一切完成,小明鬆了一口气:「嗯,时间也不早了,我也稍微睡一会儿。妈妈一会儿也该醒过来了。妈,被捆绑成这样,保证让您大吃一惊吧。既然答应了送我大礼物,这个就当作送儿子的最美好的礼物吧。您难忘,我更难忘。您看不到自己被捆绑的样子太可惜了,现在的您,穿着黑色的连体丝袜被紧紧绑着,美极了!」
    折腾了几个钟头也确实累了,小明打了个哈欠,搂着被捆作一个长条的淑珍在床上躺下,开始休息。
    天亮后,对于小明来说,是美好的一天。
    对于淑珍呢?
    「我的耳朵被塞住了,我什都听不到!我的嘴……我的嘴里是什东西,好像是一团滑溜溜的布,我的嘴被堵上了,那我就发不出声音了!」淑珍意识到自己被捆绑住了手脚,连耳朵和嘴都被堵住了,而且自己还带着头套,不但看不到东西,而且自己的头还被紧紧地包着!
    「糟糕,有坏人进来!是入室抢劫吗?糟糕,我的小明,我的儿子,这些坏人有没有伤害我的儿子!」淑珍恐惧极了,身体不住地挣扎起来。
    虽然看不到东西,听不到东西,淑珍的感觉还是有的,她很快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脱光了,包括内裤都被脱了下来。难道这些坏人要强姦我!淑珍扭动着身体,凭着感觉,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并非赤裸,身上,确切说是全身上下,似乎穿着很薄的衣服,感觉像是丝袜,难道是连身丝袜?女人的感觉是敏锐的,尤其是视觉听觉都被封闭后,触觉反而更加明显。
    连身丝袜,淑珍的衣柜里有一件,是肉色的,是老公去年送给自己的礼物,当时连续穿了一个礼拜,当然是在晚上做爱时。淑珍很喜欢连身丝袜,因为穿上连身丝袜的她,更加妩媚性感。
    可是现在,淑珍羞红了脸,「坏人进了我的房间,扒光了我的衣服,给我穿上了连身丝袜,难道要……」淑珍想着就颤动起来,她很快又感到身上的并非衣柜里的连身丝袜,因为这件连身丝袜不同,胸部和胯部是露出的,也就是说,自己的乳房和下体都露在了外面!
    淑珍的俏脸发烧得红了起来,可惜小明看不到妈妈此时娇羞的模样。
    「想要把我怎样?会不会伤害我,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儿子啊…我的脚上,难道还给我穿上了高跟鞋,这个坏人想要干什?糟糕,糟糕,他在摸我,他居然摸我的大腿!」恐惧中的淑珍感觉到了脚上的高跟鞋,她还恐惧地发现,那个坏人就躺在自己身旁,在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身体!
    「不要,不要,快点停下,快点停下!」
    「这个人的手并不粗糙,嫩嫩的倒像是个孩子。讨厌,不要摸我的屁股,真可恶,我的大腿和小腿被他摸来摸去,真羞耻啊!」淑珍恐惧地感受着小明的抚摸,身体被紧紧拘束,只能是扭动着,嘴里发出自己丝毫听不到的呜呜呜的呻吟。
    小明说是休息,躺在被紧缚的妈妈身旁,可以肆意抚摸被丝袜包裹的妈妈的娇躯,对于只是看过A片,没有见过异性裸体的小鬼头小明来说,面对如此香艳的画面,自己哪里睡得着。
    小明躺在床上,学着父亲搂着妈妈睡觉的样子,把淑珍搂在怀里躺着,一手揽住淑珍的肩头,另一只手就不老实地在自己妈妈的身上来回摸起来,显示摸肩膀,接着摸小腹,又滑到了大腿,全身上下来回摸弄,反而是越摸越精神,越摸越兴奋,原先的睡意都给驱散了。被丝袜包裹的娇躯,和手掌摩擦有着特殊的快感,让小明摸得心神飘忽,如同在梦中云中。
    「原来女人的身体是这软的,摸起来很舒服啊!」小明手上摸着,心里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妈妈可是出名的大美人,身材那好,穿上这黑色连体丝袜,就更性感了。摸起来好滑好过瘾!」
    「呜呜……呜呜呜……呜呜……」淑珍被不曾想到会是自己儿子的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一通,说不出的娇羞屈辱,身体不但被抚摸的瘙痒,更是让长久没有性生活的娇躯有了生理反应。
    「可恶,不要这摸我啊,我的全身都让你摸遍了,你到底想怎样?摸得我难受极了……不好了,为什,为什被这个男人摸的,我居然有了快乐的感觉?」淑珍越想越害怕,自己被男人侵犯时,居然产生了快感。
    小明此时哪里还想睡觉,听着妈妈「呜呜呜」地呻吟,更是性奋无比,索性凑近了淑珍被头套包住的头部,仔细聆听妈妈被束缚后受到侵袭时发出的呜呜呜呻吟,更像是发情的浪叫。
    突然,淑珍冷不防感到乳头一阵痛感,自己的乳头居然被小明捏玩起来。小明对于自己妈妈丰满的乳房早就垂涎,平日里偷看妈妈洗澡时看到白嫩的奶子只能过过眼瘾,今天可不同了,妈妈被捆绑后,这一对特地露在连体丝袜外面的乳房,小明可以肆意地玩弄。
    感觉到自己的乳头被捏住,不停地捏玩立刻有了快感流遍全身,淑珍心中暗骂:「这个可恶的坏蛋,居然捏我的乳头,可恶,不要,不要啊,捏得我好疼。
    我的乳头一定肿起来了。太难受了,为什捏乳头,可恶,这让我的身体都起反应了!」
    淑珍心中不停咒骂猥亵自己的坏蛋,却没有想到骂得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乳头被不停地捏弄,让淑珍的身体扭动更加剧烈,可是淑珍自己看不到东西,无论自己如何挣扎,躺在儿子小明的怀里仍是逃不掉,自己的乳头也始终是在小明的手里捏着。
    过了好久,乳头捏够的小明有不停地揉搓淑珍丰满的乳房一番,直到淑珍连呜呜呜地呻吟力气都没有了,小明的手揉得也累了,才算是罢手。淑珍本以为可以鬆一口气了,可是小明还在劲头上,他的手触摸到了淑珍的私处。
    黑色连体丝袜包裹的双腿被紧紧束缚在一起,却无法保护开裆裤袜裸露出来的下体。淑珍惊恐地感觉到男人的手指正在自己的胯部不停地触摸,一次次地按动自己的耻部,少妇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的慾望。
    「不要!不要碰我私处!」
    淑珍的内心急迫地大呼,嘴里却只能发出呜呜呜地微呼声!
    在淑珍的下半身不住扭动中,小明用手指触摸着母亲动人的私处。「这是妈妈的私处,一个成熟美妇的下体,真是奇妙的感觉。我的手指紧紧按了几下,就让妈妈的身体扭动得如此剧烈,而我的小弟弟也硬了起来。就像A片里播放的那样,女人的性器真的是令人疯狂的区域,妈妈似乎很激动啊,我也很激动嘛!」扭动中,淑珍的双腿,具体说是大腿根部已经紧紧夹住了小明的手,可是无论如何地用力夹紧,小明的手仍然可以慢慢滑动,让淑珍黑丝袜包裹的大腿感受到摩擦中痒痒地刺激感。淑珍几乎要疯了,自己什都看不到,什都听不到,只能被迫感受男人玩弄自己私处的快感。
    「糟糕!快停手啊!不要插进去啊!」
    淑珍心中悲鸣。小明已经把手指插进了妈妈的阴户!
    果然,女人的小穴内有了东西立刻就会性奋起来!手指插入妈妈的阴户后,小明心中暗笑,此时的淑珍扭动得更加剧烈了。大腿紧紧夹着小明的手,此时也剧烈地挣扎扭动,来回摩擦着被夹住的手,让小明也有了性奋的快感。
    但是无论淑珍如何的扭动挣扎,都无法摆脱儿子用手指对自己进行地凌辱。
    妈妈那熟美性感的肉体,在黑色连体丝袜的紧紧包裹中,在月光下散发着淫靡的光泽,平添了无比的诱惑。小明此时哪里还愿意躺着睡觉,索性伏在妈妈身上,一边用身体压着淑珍性感的肉体,同时用力地嗅着淑珍熟女的体香,一边继续用手指抠挖划弄,继续用插入的手指在淑珍的阴道内凌辱玩弄。
    看不到妈妈包在头套中的俏脸,小明却凭借自己看过的凌辱片,想像出妈妈此时那迷人的娇羞模样。一定是美极了!
    小明心中默默念道:「虽然被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肆意玩弄性器,对于每个女人,这都是巨大的耻辱。可是身体却明明地感觉到性爱的快感,羞辱中被迫享受着性快感,虽然屈辱,却是无比的欢乐。妈妈,你现在就是这个心情吧!儿子要好好羞辱你,让你好好地快乐,让你舒服到天上!」小明发出浓重的喘息声,手指加大了力度。刚才心里默念的话,正是从凌辱片上学来的。自己珍藏的日本凌辱片,正是儿子调教自己美丽母亲的,带有中文字幕,这段文字特地被小明默记了下来,每到想起自己妈妈,心中都不由自主地默念一遍。今天,终于玩到了自己妈妈的肉体,小明更是把这段滚瓜乱熟的话翻来覆去地默念了多遍。每念一番,都要激动不已。
    淑珍却只能屈辱地任由儿子凌辱自己的性器,身体被儿子压住,她恐惧地感到,身上的男人,胯下的性具紧紧贴着自己丝袜包裹的大腿,硬直地挺着,龟头不住地摩擦着自己的大腿嫩肉,此时也泛起了冲动。(三)
    小明恨不得立刻插入自己的肉棒。因为此时妈妈的小穴,早已经洪水氾滥,被自己的手指插入后没挑逗几下,淫水就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此时胯部大腿根部的丝袜都被淫水浸湿了。
    「妈妈的性器很丰满啊,摸了摸就出了那多水。好骚!」小明抽出手指,凑近鼻子闻了闻,女人淫水特有的骚味涌进,唤起了小明这个小鬼原始的性冲动。他很不到立刻把自己的阳具刺入妈妈那湿滑的阴户。不过他想要按照日本凌辱片的剧情那样,在自己真正的第一次之前,需要一个特殊的意识,然后才和母亲结合!
    「唉!一定要忍住啊!先让妈妈休息休息,该把妈妈带到我的房间了!」在淑珍连体袜露出的双乳上各亲吻一下后,小明把捆绑住手脚的妈妈抱了起来。虽然刚满十六岁,酷爱运动的小明却是非常的强壮,抱起如模特般高挑性感的妈妈淑珍毫不费力。
    「他要把我带走?要把我带到哪里?不要,不能被绑架走!」想到新闻中看到的绑架案,女人往往要被凌辱后抛尸荒野。淑珍恐惧极了,在儿子抱起来后,在儿子的怀里扭动着,被捆绑併拢在一起的双腿也不住地挣扎着。这让小明感到费力,这样子抱不住妈妈,那还是扛着吧!
    小明放下了淑珍,接着把她扛在自己肩头。这下淑珍再挣扎也没用了。小明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感到有点好笑,电视里土匪抢女人,不都是这扛着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由于没有开灯,黑暗中只有淡淡的月光。不过此时已经到了凌晨,东方泛起了鱼肚白,预示着天慢慢地亮起来了!
    被小明放到地上是淑珍,仍被紧紧地束缚着,恐惧的熟妇在被捆绑成优美的「一」型,在地上翻滚着,扭动着。月光下,黑色连体丝袜反射出淡淡地光泽,无比的淫靡。小明不由得看癡了。自己的妈妈,如此的美,如此的性感。能和自己漂亮的妈妈做爱,这是自己见过的最美的女人,这是无比的幸运啊!
    小明平时为了锻炼身体,在墙上特地安装了坚固的单槓,平时用来做引体向上,也可以把衣服书包挂在上面。单槓其实就是按照在墙上,与墙壁垂直,与地面平行的铁棒,离地二米二高。
    淑珍只觉得脖子上一紧,小明给她戴上了拘束用黑色项圈,项圈后侧带有细铁链,捆在了单槓上。铁链拉紧后,淑珍被迫站立着,挺直了身体,稍微一弯腰就会感到被项圈勒住,产生窒息的痛苦。小明活学活用,将锻炼用的单槓,改成了吊绑妈妈用的工具!
    「这个色魔,用手指玩弄了我的下体后,现在想干什啊!他好像给我戴上了项圈,把我拉了起来,似乎是绑住了,我根本不能弯腰了,好难受啊!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啊!」
    淑珍心中疾呼,可嘴里发出的还是呜呜呜的叫声,声音细微得更像是呻吟。
    小明听到母亲的呻吟,哪里会疼惜,只会产生性虐时的快感。此时再用手指玩弄淑珍的性器,站立着的淑珍,除了呜呜呜的呻吟,就只能痛苦地稍微扭动一下自己的小蛮腰和丝袜美腿了,被迫站直的身体,根本做不到躲闪!
    淑珍心中在惊恐地胡思乱想时,小明架起了DV机,镜头对準了自己妈妈。
    淑珍绝不会想到自己被凌辱的情景将会被记录下来,而凌辱自己的是儿子小明!
    「我的妈妈叫做淑珍,是个很性感的少妇,是每个孩子梦想得到的女人。今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淑珍妈妈将会给我一个大大的生日礼物,这将是我最难忘的日子,今天妈妈会为我完成成人礼。」
    举着DV,在被吊绑强迫着站立的人母熟女淑珍黑色连体丝袜包裹的娇体上来回拍摄的小明一边将母亲的丝袜美体一寸一寸拍摄下来,一边不停地说着,自己做着介绍。
    淑珍当然什都听不见,口球下紧紧塞住的口中只能发出微微的呜呜呜声,黑色连体袜包裹了全身,美艳的娇躯在黑色连体袜的覆盖下散发着诱人的隐秘光泽,黑色高跟鞋穿在脚上,紧缚的淑珍只能挺直身体站着,想跑跑不掉,身体也弯不下来,只能将自己不停扭动的娇躯,一丝不漏地录製到DV中。小明看的慾火中烧,将DV固定在三脚架上后,迫不及待开始抚摸起自己母亲的丝袜娇躯!
    被迫挺直身体站立的淑珍,还穿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双腿自然要绷得直直的,富有弹性的美腿被束缚后紧紧併拢在一起,在丝袜的包裹下极度的性感,对于小明来说,自己妈妈被拘束后的美腿才是最美的。他的双手在妈妈的身体上下来回游走,惹得淑珍饱受刺激,娇躯不住地扭动挣扎着,偏偏自己不知道在被儿子肆意地玩弄着,紧紧堵住的小嘴里除了微微的呻吟呜呜声,什都发不出来。
    「讨厌,不要再摸了,我的身体被这捆绑着,站都站不稳,还要这折磨我,我快要不行了,双腿都要麻木了,可自己弯下身体都不行,好痛苦啊!」淑珍已经难过的香汗淋漓,黑色连体丝袜的包裹下,身体被儿子的双手不住地抚摸,複杂的摩擦感觉,让她身体又痒又麻,居然来了感觉,从体内不由得发热起来。虽然看不到自己,但是淑珍知道,在拘束头套下的自己,脸上火热的感觉,一定是面红耳赤了!
    「疼,疼啊,这个魔鬼,他在干什,他为什老是捏我的乳头。真可恶,自己要被强姦了,可是身体来感觉了。我的乳头慢慢硬起来了,真是糟糕,太羞耻了!」
    小明将淑珍从连体丝袜露出来的双乳一手一只握住后不住地揉捏,双乳的刺激让淑珍忍不住想要呻吟,虽然羞耻,可是当儿子捏住自己乳头的那一刻,熟妇的身体忍不住猛地一颤,捏痛的感觉让自己触电般,一下子涌遍全身的快感让淑珍猛地呜呜呻吟一声。
    小明也不由得笑了,女人的乳头果然敏感,自己一捏,妈妈居然用力呻吟一声。虽然妈妈的嘴里塞入了肉色的连裤丝袜,还用红色塞口球紧紧封住,可是明显增大的呻吟声,还是让小明清楚地感觉到妈妈收到快感侵袭的那一刻。而且,小明惊异地发现,自己妈妈的乳头在自己的捏弄下,居然硬了起来。
    看了看自己内裤里已经勃起的小鸡鸡,小明惊讶地自言自语:「原来跟书上说的一样,女人在做爱时,有了快感,乳头是会硬的。就像我的小弟弟一样,硬邦邦的了!」
    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身体,小明性奋中下手也不知轻重,捏得淑珍乳头由正常的粉红色变成了深红色,没几下子就充血肿了起来。双乳被捏弄得涨涨的,说不出的难受,淑珍呜呜呜地呻吟着,在看不到的男人如此折腾下,身体的性慾反应越来越强烈。
    「不要,不要再捏我的乳房,尤其是乳头,都肿了,胀痛得好难过……真是的,为什被陌生男人这凌辱,我的身体怎了,怎那敏感,有反应了,真讨厌!」
    淑珍忸怩着身体,却不能阻止那看不到的男人继续玩弄自己的双乳,胀痛的感觉让她慾火开始燃烧起来,她想不到自己正在被最亲爱的儿子凌辱,而更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在姦淫中正不断地淫蕩起来,下体止不住地开始湿润起来。
    日本的A片中,男人一只手玩弄女人的乳房,另一只手总是要开始玩弄女人的下体。刚才淑珍躺着的时候,小明已经来回抚摸几次了。此时淑珍被迫站着,小明可以近距离仔细观察女性最神秘的部位了。
    淑珍的阴户上方,有着整齐的阴毛,没有过修剪,得得撸可是这个熟女人母的耻毛也是整齐可爱,虽然不算浓密,却也会散发着淫靡的诱人光泽,在阴唇的上方形成一个黑色的倒三角,与倒三角形的胯部相映成趣。小明看得眼睛都直了,自己妈妈的下体,在开裆的黑色连体裤袜暴露出来,在黑色丝袜的反衬下更加的白皙娇嫩。
    「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女人最宝贵的性器,妈妈的下体如此的美丽。」当小明开始抚摸起淑珍的性器时,在触摸阴唇的那一刻,淑珍忍不住刺激竟本能地蹦了一下,这个举动吓了小明一下子。没想到摸一摸女人的性器,女人的反应这大!
    下体裸露在外,淑珍一直担惊受怕,当看不到的儿子摸到自己私处时,她意识到了被强姦的命运,猛然间的刺激让被束缚的熟妇忍耐不住身体剧烈地一阵颤抖,竟像跳了一下一般。

    妈妈的反应,对于小明来说,反而是更大的快乐。看到妈妈被捆绑的娇躯,穿着黑色连体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站立着扭来扭去,连屁股都扭得更厉害了,小明反而是更加用力地揉捏起淑珍的阴户。
    紧紧併拢的双腿间,两瓣大阴唇紧紧闭合在一起,这时小明的双手一左一右捏住两瓣阴唇,引得淑珍呜呜呜直呻吟,接着向外来开,成熟的女人有着深红色的阴唇,这时十几年来夫妻生活的鑒证,被儿子拉开的阴户,就像张开了一张小嘴,粉色的小阴唇清晰可见,而大阴唇的上方,小明看到了一粒粉色的小豆。
    「这就是那几个同学带来的杂誌上写的地方,这就是阴蒂?妈妈的好大呀,比他们说的要大。那些杂誌上的几乎看不见,可是妈妈的有黄豆粒大小,居然还硬了,是传说中的女性勃起。」
    别看小明只有十六岁,处于对异性的性趣,几年来算是博览群书,生理卫生的教材到车站的两性小杂誌,能找到的东西都是认真仔细阅读,淑珍认为儿子複习功课的时间,一半是複习女性生理学了。看到勃起的阴蒂,比硬起来的乳头更加诱人。
    娇艳欲滴的阴蒂在小明的触摸下,异常的敏感,引得淑珍下体又酥又麻,一阵阵的触电刺激,让这个熟妇成熟的身体被迫享受着更加冲动的快感。即使是凌辱,被拘束的淑珍还是产生着生理冲动,这让饥渴的少妇更加慾火中烧,淑珍的呻吟中已经隐含着叫春,身体更是随着性慾慢慢扭动起来。
    拘束在黑暗中,恐惧中的女人身体愈发的敏感,被小明摸了摸阴唇,捏了捏阴蒂,淫水已经止不住地往外冒!
    「居然真的出水了。上次在小强家看日本片,女人的阴户被男人搞时,汩汩地往外冒水,原来是真的,这就是所谓的爱液吧!真是的,老妈和老爸做爱十几年,一定每次都是水汪汪的吗?妈妈的小穴还挺紧的,水都那旺盛了,可是小穴还紧紧闭着,手指插进去都要被包住了!」按捺不住的小明已经把手指插入了淑珍的阴户,在阴道内来回刮弄起来。
    「不要啊,不要啊,怎可以这样?」淑珍恐惧地呜呜呻吟着,心中大声地吶喊,她感觉到男人已经把手指插入了自己的蜜穴,肆无忌惮地玩弄着自己的性器。这是自己的丈夫才可以佔有的秘处,此时自己被迫站立着,用屈辱的拘束方式来感受男人对于自己性器的侵袭,羞耻、恐惧,还有那抑制不住的快感,淑珍别玩弄的几乎疯狂。
    淫水越来越多,溢出后顺着淑珍的大腿根部向下流,沾到黑色的连体丝袜上面,一条亮晶晶的细线从阴户下方继续向下顺着紧紧併拢的大腿在淑珍的丝袜上湿透。小明忍不住要用DV对着淑珍的性器拍上一段,把这淫水无耻地向下流的场景拍下来。
    「妈妈的淫水好多啊,冒起来像尿尿一样,一定要拍下来,留作纪念,希望以后自己玩的每一个女人都有妈妈这淫蕩的性器!」一边拍着,一边还要忍不住地自言自语。
    觉得自己的脖子一鬆,淑珍感觉自己项圈的铁链解开了,接着自己被对方拦腰扛上了肩头。自己的小腹被男人结实的肩头顶着,还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有一点点稚嫩,淑珍意识到不妙,自己的身体被男人扛了起来,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淑珍虽然被撩拨得慾火中烧,淫水还在继续流着,可意识到就要遭受强姦,她还是忍不住地挣扎起来。但是手脚都还被绑着,如何逃脱,只是身体在自己儿子的肩头动来动去,呜呜呜地呻吟着,美艳成熟的肉体在自己儿子的身体上就像是扭来扭去的肉虫,黑色连裤丝袜包裹的肉体摩擦着小明精赤的肩膀,引得自己的儿子心潮澎湃。
    「妈妈一定是忍不住了,被挑逗得想要做爱了吧,扭得那厉害,立刻就要满足你了!」小明笑着自语道,还忍不住学着日本动作片里的情节,用力在淑珍露出来的屁股上拍了两巴掌。淑珍除了屈辱地忍受着看不到的儿子的凌辱,双腿被拘束在一起用力地扭动着,什都做不了!
    看过很多日本AV片,尤其是各类SM调教片和凌辱片,虽然没有真的强姦过女人,但是小明也算积累过理论经验了,将妈妈淑珍扛回卧室,放到爸妈无数次做爱的大床上,看着妈妈扭动挣扎着。小明直接上了床,坐在淑珍的小腹上,让她的上身无法挣扎,解开了腿上一道道的拘束皮带。
    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解开束缚,淑珍没有一丝高兴,她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床上了,而且这床的感觉很熟悉,就是自己睡觉的大床。现在这看不到的男人要解开自己的双腿,那就意味着自己的双腿将会分开,然后……分开了双腿,就要被男人强姦了!
    但是,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包裹着黑色连体丝袜的美腿,脚上依旧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黑色高跟鞋,淑珍自由的双腿没有给她的肉体带来自由,小明已经将自己的身体佔据在妈妈的双腿之间,淑珍再想併拢自己的双腿,却夹住了儿子的腰,胯部张开着,阴户上挂着淫水,展示在儿子眼前。
    「每次用手指来抽插妈妈的小穴,妈妈都会很快乐吗,看妈妈的身体扭动的多愉快!」
    小明继续用手指玩弄着淑珍的阴户,淑珍却只能扭动着身体,被自己的儿子玩弄着,呜呜呜地呻吟着,上身就这在自己的床上扭来扭去,从连体袜中露出的双乳,想两只丰硕的小白兔跳来跳去,双腿却本能地夹住了小明的腰部,无助地挣扎着,在黑暗中踢动和蹬踏,不住地摩擦着小明的腰部。
    (四)
    「是时候了,这将是我小明人生中历史性的一刻!」「今天,我的十六岁生日,作为一个男人,第一次将自己的阳具插入女人的阴户,而且这个女人是我最爱的妈妈。我最美丽的妈妈淑珍,有着迷人的阴户,今天,这个迷人的肉体就是儿子最好的礼物!」小明自言自语了好一阵子,凝视着穿上被紧缚着的母亲淑珍。自己的妈妈一直都是高贵端庄的,对自己更是充满了温柔的母爱。但是今天,在儿子的十六岁生日当天,被小明套上了黑色的连体丝袜,还是露出双乳和下体的开裆连体袜,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金属的细高跟无比的性感。
    解开了双腿的束缚皮带后,淑珍还躺在床上,双手被捆绑在身后,口中塞入了肉色连裤丝袜后还堵住了塞口球,再加上黑色的眼罩和皮质头套,更有耳塞堵住了耳朵,看不到听不到挣扎不开的少妇就这躺着,自己的儿子小明正跪在自己的双腿间。
    在手指弄得淑珍阴户不住地流出淫水,使得阴道足够顺滑后,小明决定,要让自己硬了几个小时的肉棒插入妈妈的蜜穴了!
    当手指离开淑珍的阴户时,淑珍终于鬆了一口气:「是不是结束了?他玩弄我玩弄够了?他能放了我吗?但是他还在我两腿之间,我的腿还是并不拢,他还要干什?」
    对方没有动作,淑珍颤颤巍巍地,也不敢乱动。眼前一片黑暗,四周毫无声音,就好像时间和空间一切都停止了一般。仅仅半分钟的时间,却像半个世纪那漫长,接着淑珍感觉到一个带有体温的东西。禁锢了听觉和视觉的少妇,触觉更加地敏感,这根带有体温的肉肉的东西顶到自己的下体时,淑珍立刻明白了这是什。这是男人的阳具!自己的小穴很快就要被这个男人的阳具插入了。
    任由妈妈在自己的身下挣扎,黑丝美腿不断地摩擦着自己的身体,小明只能是感觉无比地畅快,他索性抱住妈妈的双腿,紧紧搂住,这样妈妈再挣扎也跑不掉了!
    肉棒插入了自己的身体,淑珍再如何挣扎,可是肉棒还是刺入了自己最羞耻的器官,火辣辣的感觉让自己的肉体也灼热起来!
    抱住妈妈美腿的小明,当自己的阳具插入妈妈阴户的那一刻,感觉无比地自豪,无比地痛快,母子俩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合二为一!
    终于插入了,那下一步就是活塞运动了!淑珍的阴户已经被淫水湿润得足够滑,小明的小鸡鸡也还算不上足够粗壮,轻鬆地插入了妈妈的阴户后,开始了痛快地抽插。
    「最终还是要被强姦了!」呜呜呜地呻吟着,淑珍的身体在黑色连体丝袜包裹下还在扭动着,可是任何的挣扎都是徒劳,扭来扭去,却阻止不了自己的阴道内插着自己儿子的肉棒,当然她还不知道自己不但是被强姦,更是在乱伦的性狱中!
    下体被看不到的男人不断冲击着,自己的淫水止不住地涌出来,在抽插过程中溢出来,配合着小明阳具的冲击,肆虐下发出噗噗的水泡声。淑珍听不到,可是小明听在耳朵里,肉棒愈发得硬直,十六岁的小男生没有想到性交是那的痛快,更何况是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在自己出生的器官中肆意地蹂躏,不仅仅是痛快,更是有说不出的刺激!
    乱伦,这是个社会道德观禁忌的词彙,可是对于性爱,却是真正的快乐和刺激!小明是幸运的孩子,他的第一次性交,享受的就是母亲的肉体。一边揉搓着躺在床上的母亲的黑丝美腿,一边猛烈地抽插着,听着母亲呜呜呜的呻吟声,小明也痛快地发出幼兽的嘶吼,卖力地做着活塞抽插,一次次的撞击,顶得淑珍身体也随之上下晃动。
    淑珍的成熟肉体真的算得上丰乳肥臀,乳房够大,屁股也是圆润光滑,美臀的娇柔美肉被顶着时,就能感受到熟妇特有的粉臀弹性。不断地撞击着,小明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强大的快感让他忘记了疲惫,要知道他可是折腾了整一夜,居然一点疲惫感觉都没有,都是靠着性慾的愉悦感觉,小明肆意地姦淫着母亲淑珍,而且是愈发地用力。
    「不要啊,不要啊,痒死了,要死了,不要舔我脚心啊……」淑珍恨不得大声喊出来,可是被堵住的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
    小明居然开始舔淑珍的脚心,钻心的痒意让淑珍疯狂起来。她拚命扭动起自己的身体,双腿也想挣脱。这让小明吓了一跳,玩了玩妈妈的脚,居然让女人疯狂,差点把自己摔下去。赶忙用力压住淑珍的身体,小明的阳具再一次插入妈妈的阴户,更是开始了一边玩玉足一边插阴户的姦淫运动。
    猛烈的活塞运动一开始,淑珍的反抗果然又被压制住了。小明的阳具肆意地在淑珍的阴道内搅动起来。由于自己的双腿被抬了起来,淑珍的屁股已经向上翘起来,阴户成了对着天空的姿势,小明为了性交,变成了坐在淑珍的屁股上,阳具垂直向下插入淑珍阴户的样子。
    淑珍的身体被折得更加厉害,自己的双腿高高地抬着,再让小明抓住双脚脚踝,更是压住了她的身体。没有几下子,淑珍不得不老实了,被男人压着,腰都快要断了,还如何反抗,除了忍受小明的抽插,什都做不到了!
    小明不再舔妈妈的足心,变成了把淑珍左脚的脚趾含在嘴里的玩法,心中不禁感歎道:「难怪小日本都喜欢把女人脚趾含住玩,真的很有意思啊!妈妈的足尖包着黑色的天鹅绒丝袜,含在我的嘴里,脚趾还一弯曲一伸直地扭动着,摩擦着我的舌头,真是有趣,味道也不错,毕竟是新丝袜配上洗澡后香喷喷的玉足,一点汗臭没有,含着像是烤肠一样香喷喷的!」自己的丝袜玉足被肆意玩弄着,压住小明身下的淑珍此时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除了任由儿子姦淫,只能是扭了扭自己的屁股,呜呜呜地呻吟两声。这时的小明含着淑珍的黑丝玉足,开始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的足趾,咬紧后再不住地摩擦,吓得淑珍直冒冷汗,生怕这个侵犯自己的男人一用力咬伤自己的美足。
    张嘴鬆开了淑珍的左脚,却不意味着淑珍的脚就解脱了,小明继续一口一口亲吻着淑珍的玉足。左右两只穿着黑色丝袜的玉足被小明按到一起,在母亲的玉足上一口一口亲着,亲吻美足的每一寸肌肤,一直到丝袜玉足都没口水浸湿,黑色的丝袜湿透成了透明色。
    玩弄玉足的同时,小明的阳具也没有休息,一直保持着硬直的勃起状态,不插入母亲成熟的阴户,如何释放自己的精力?旺盛的精力和对女人的无穷性趣,使得小明的肉棒坚硬如金箍棒,打桩机一般的用力冲击着妈妈的性器,与母亲的合体加上疯狂的活塞运动,小明的身体已经爽得上了天!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淑珍痛苦地呻吟着,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奸得死去活来!
    比起自己的老公,这个男人的精力旺盛得出奇,淑珍都不得不纳闷:「怎这个男人和自己做爱可以做得那久,竟是不眠不休地干了自己近一个钟头,不断玩弄自己的身体,竟是越干越有精神!」
    被冲击着做了活塞运动又是十几分钟,淑珍都已经意乱情迷了。小明的肉棒也是硬了许久,突然间有了一股发自体内的冲动。下体都不由得抽搐颤抖,小明立马想起了自己手淫打飞机的过程,记得看了妈妈穿着肉色连裤丝袜回家,脱下高跟鞋露出肉丝玉足的样子,小明就会忍不住激动起来。
    有一次趁着妈妈出门散步,小明把妈妈刚换下来的肉色连裤丝袜偷进了自己的房间,套在自己的龟头上。奇妙的尼龙摩擦力在龟头套弄了一会儿儿,小明的小鸡鸡突然一阵冲动,接着抽搐了一下,喷出了白色的粘稠液体,那是射精了!
    那一次的射精,还让妈妈的连裤丝袜沾满了自己的精液。小明一直记得那段难忘的经历。现在,小明又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太棒了,我要射精了,要射在妈妈的阴道里!」小明几乎要欢呼起来,可是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他本能地把妈妈淑珍的黑丝美腿架到自己的肩头,接着身体下压,让自己的阳具完全没入折叠着身体阴户向上的淑珍,阳具插入妈妈的阴户深处,龟头已经开始忍不住地一阵阵地颤动。
    淑珍屁股向上被儿子压着,突然阳具刺入了自己的蜜穴深处,不再抽插,只是紧紧贴着自己的性器。龟头已经可以感觉到胀大,还有火辣辣的感觉,淑珍也意识到,这是男人到了高潮的表现。不过自己在男人的身下,被压着成了一团,还能脱开男人的肉棒?
    黑丝袜包裹的双腿挣扎抖动了一番,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的!淑珍只能感受到一股股滚烫的精液被男人的阳具炮弹般发射出来,射进自己的体内。好在自己不在经期,还有节育环,可是让男人如此肆意的内射,只有自己丈夫做过的事,让另一个男人做了,淑珍彷彿失去了一切,被男人剥夺了所有的贞操和尊严。自己就像一个肉奴隶一样,被一个陌生的看不到的男人肆意地凌虐!
    这猛烈的性慾快感,是十几年的性交生活所没有感受到的。淑珍几乎要疯了,自己被强姦居然还有了那大的性快感。
    突然,自己的下体一阵阵的酸麻,淑珍暗叫不好。几个小时的姦淫,自己的身体高度敏感,膀胱里更是积满了尿液。在如此猛烈的性交下,下体的压迫感更加强烈。憋了许久,在长时间的蹂躏下,尿道渐渐支持不住了。就在小明的第二次射精时,尿眼再也封不住,一股银色的尿液喷了出来。
    小明只觉得自己的腿上有了温暖的潮湿感,低头一看,居然都是水。再看妈妈的胯部,一股股银色的尿液一下下的射出来!
    「不是潮吹,电脑上没有这样的,那这是什?尿尿,妈妈失禁了!」小明瞪大了眼睛,「妈妈被自己操得尿尿了!哈哈,有几个男人都把女人玩到小便失禁呢?」小明不由得自豪起来,第一次做爱,能把自己的妈妈玩到小便失禁,说明自己实在是太厉害了!
    尿液止不住地一股股射出来,床单上湿了一大片。没有想到,趴在床上被儿子足足操了20多分钟,竟把自己搞得小便失禁了。淑珍心中无尽地悲哀,却只能默默地哀鸣。
    几分钟后,小明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次真的是尽兴了,自己的小弟弟实在是硬不起来了。完事后还要善后,小明不得不再次拿出了一块沾了乙醚的手巾,摀住淑珍的口鼻后,被儿子姦淫过的少妇又睡着了。
    「以后给妈妈买更好的衣服和玩具,这一套就留给妈妈作纪念吧!」想到这里,小明只是解开了淑珍捆绑双手的绳子,然后给淑珍重新穿好了黑色高跟鞋。
    看着妈妈诱人的娇躯,小明让淑珍在卧室地板上躺好后,隔着头套用力吻了妈妈的俏脸一下,离开了淑珍的卧室。
    「我又醒过来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吗?那个男人走了吗?」淑珍仍是眼前黑暗一片,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臂能动了,赶忙活动活动双臂。自己的双手真的被解开了。
    淑珍不敢耽搁,费力地解开了自己的皮质头套和塞口球。再出去黑色皮质眼罩,终于能看到东西了,眼前的光明让被凌辱的少妇如获新生,看了看四周,自己就在自己的卧室,四周没有异样,只有床上一片狼藉,还有尿骚味。淑珍羞红了脸,这一切不是梦,都是真实的,自己确实被捆绑后强姦了,还被强暴到小便失禁了!
    至少那个坏人已经不见了,淑珍鬆了一口气,接着又想到自己的儿子,会不会有危险呢?
    淑珍忍不住想冲去小明的房间,可是看看自己的身上只穿着开裆的黑色连体丝袜,脚上穿着10公分高的高跟皮鞋,嘴里的东西还没吐出来。没有办法,先换了衣服再说吧。淑珍费力地把堵在嘴里几个小时的肉色连裤丝袜拽了出来,竟是女人穿过的丝袜,淑珍有点反胃,可是此时也顾不到了,除去封耳朵的耳塞,淑珍把一件粉色睡袍三两下套在自己的身上,跑去儿子的房间。
    儿子不在,房间很整洁,看来儿子没事,淑珍终于放心了。给儿子小心翼翼地拨了电话,小明在手机的另一头说道:「妈妈,上午起来没看到你,我以为你出门了,就自己吃了东西,去和朋友打篮球了……中午回家吃饭……别忘了我的礼物……」
    这一天过得很平静,就好像什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小明中午回家吃饭,本来还有一点心虚,看着妈妈平静的模样,小明也放心了:「虽然和我搞了几个小时,不过妈妈还是不敢声张啊!其实妈妈也玩得那开心,怎会声张呢?」
    晚上6点,小明家的餐桌上摆上了生日蛋糕。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Xiaoming!
    Happy birthday to you!」
    桌前,小明和妈妈唱起了生日歌,昨夜的一切都如同做梦一般,来去无蹤。
    小强看着妈妈,心里不断回忆着妈妈穿着黑色连体丝袜被凌辱时的模样;淑珍则心里不住地嘀咕:「儿子不要知道自己被强姦的事情就好,就让这一切过去吧,昨夜的一切太刺激了,那个男人的身体为什老让我想起儿子的模样呢?」虽然在过生日,可是母子俩却都是心乱如麻,各自胡思乱想,而两人想的却是同一件事。平平安安地吃完温馨的生日蛋糕和丰盛的晚餐,小明回到自己的房间,淑珍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淑珍用了一中午把自己的卧室恢复原样,就像什都没发生一般。只是,在自己的衣柜最下层,多了一个盒子。
    淑珍反锁了卧室门,打开了盒子,绳子、塞口球、眼罩、头套还有黑色开裆连体丝袜,得得撸这是自己被姦淫时穿戴的东西。少妇在镜子前脱光了衣服,重新穿上了连体丝袜。丝袜还没有洗,腿部被淫水和精液浸透后再乾涸,结了一块又一块的乳白色硬斑,淑珍却不嫌髒,穿上了黑色连体丝袜再穿上高跟鞋,又给自己套上了红色塞口球。
    「呜呜呜……呜呜呜……」
    淑珍迷离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左手开始揉捏自己的乳房,右手开始爱抚自己的下体,嘴里呜呜呜地呻吟着,一股淫水从蜜穴中流了出来……小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画面中,一个穿着黑色连体丝袜,被紧紧拘束的少妇,在接受屈辱的姦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