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十一章 公主受辱 更多>>
 

    天地之间 第十一章 公主受辱

    时间:2018-05-14 春节的时候,我把月琴、华英、亚丽和晓兰扣在卧龙山庄里,美其名曰「春节加班」,其实还不就是在床上加班。
      尤其是除夕那天夜里,外面是大雪纷飞、寒风肆虐,而我的卧室里却是春意融融,暖气开得足足地,我楼着四名高跟美女滚在那张大床上,一边看着春节联欢晚会,品评着这个女明星貌美,那个女主持风骚,一边日嘴插逼摸奶掏胯地,尤其是月琴和华英,一个腿长貌美,一个高挑丰满,没少往她们身上招呼,连提神丸都吃了三遍,泻了一床,直干到凌晨才呼呼睡去。
      其余的四女也不过放了五天假而已,过了五天,乖乖地都回来了。这上了瘾的美女那真的是很听招呼的。
      春节过后的这天,我才忙完下午的工作,回到山庄二楼的书房兼办公室休息时,听到敲门的声音。
      「哪一位?」是我充满自製的声音。
      「我是傅春花。」
      「请进。」
      门打开后,手挎蛇皮小坤包的着雪白公主丝质连衣短裙,脖颈上扎着雪白的纱巾护圈,雪白的长筒丝袜和白色包头带袢高跟鞋的春花走进来,大大圆圆的眼睛和亮丽的黑色短髮、紫色的髮夹给人强烈的印像。
      想到昨天我翻看着少女时装杂誌,眼前一亮,看见这套白雪公主打扮的模特照,顿时心弦一动,便叫月琴和华英过来,吩咐她们我想排个童话剧,首先将春花按这样打扮出来化好妆,第二天下午给我送过来审审。
      大冬天的,弄这套装束真不容易,不过她们干得挺不错的,如今一看春花这小模样,真比杂誌上的「白雪公主」还俊还靓呢。
      「到这里来吧!」
      在穿睡衣的我催促下,春花走到设在窗前的办公桌前。我看着春花的眼睛冒出奇怪光泽。
      春花真的想马上转身离去,但又不敢走,羞红着脸问,「爷,有什么吩咐吗?」
      「着什么急,陪爷坐坐嘛。」我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把百叶窗关上,再度坐下,有些陶醉地看着春花。
      春花立刻显出不安的样子,「爷,我想先回去了,大家还等我排练呢。」
      「你害怕什么,春花你这小浪货,爷有事要问你,到这里来吧!」我冷峻的声音命令着。
      「上次在食堂,爷看你穿得骚爆爆的,走过去想爱爱你,你躲什么躲?臭婊子,平时没少花心血教你怎么伺候爷,关键时刻你装什么淑女啊?」
      「爷,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春花双腿不由自主跪下,苦苦地求情。
      「更可恨的是,当张胜那贱种欺负爷的时候,你居然理所当然地站在他那边,还那么淫蕩地笑着看爷出丑,到底你是爷的还是张胜的马子?」
      春花憋屈了半天,最后还是低声说:「人家是爷的马子。」
      「妈的,你真以为你自己是漂亮的公主吗?进了这屋,你立马就是任爷骑、任爷用的下贱的婊子,厂里这么些漂亮的模特,爷看中你、想上你这马子是你的荣幸呢!你这贱丫头还不听话些?」春花的脸色立刻变苍白。
      一个月前,当模特队搬进来以后,春花就耳闻目睹不少的姐妹被这条大色狼给骗进来或是强姦、或是诱姦、或是通姦了,即使她被药埋了,但看见这么多姐妹和我同时发生着关係,还是十分震惊。
      这大墙隔着的卧龙山庄就像我的后宫,而模特队员们就像我的妃嫔和宫女,任我淫辱玩弄,这样的命运实在太悲惨了。
      而自己如今也轮上了,一旦今天失了身,今后免不了经常被我叫去做我发洩性慾的对像,就成了我暗地里的情妇,想到这里,春花这次有点绝望了。
      是啊,我狞视着春花~~这只陷入我魔掌的猎物,暗自兴奋着,如果她的追求者知道春花这样被人蹧蹋作践,不知道会心疼成什么样子呢。
      「春花你这贱货,没听见爷的话吗?还不快来服侍爷,你看你那淫蕩的贱样子,一付欠日的样子,快过来!」春花根本不敢反抗,很不情愿地绕过办公桌,走到我的前面。
      「乖孩子,爷会好好疼你的。」
      我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按下开关。听到嗒一声,门锁上了,这个房间的门锁可以用遥控控制。
      「春花,你长得实在太甜美可爱,可爱地想让人吞了你。你这小骚样还挺受男人的欢迎吧!难怪别人叫你公主,真他妈可爱啊!」
      我顺手拿过放在办公桌上的一条马鞭,我专门买的御玩女人的用具。我用鞭子的尖端撩起春花的白色丝裙。开始露出漂亮的白色带袢中空高跟鞋、白色的长筒丝袜,慢慢出现圆润的大腿,是修长漂亮的大腿。
      春花苦苦哀求着,「爷,我不做这种事了,你饶了我吧………」大大的眼睛含着泪珠诉说。
      可是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恨声说:「我是你的主人,你是一名甜美的公主,但那是对别的男人而言,而对我来说是名欠日的贱货,老实点,否则今天爷抽死你。」
      我抛弃了平时伪善温柔的面具,发出了野兽要吃猎物的恐怖声音,这突然的变化使春花吓破胆,心里充满了恐怖感,完全失去了抗拒的力量。
      鞭子终于从前面撩起了裙子,露出了白色的半透明高腰丝网内裤,那是模特队的标準内裤之一,阴部黑乎乎的微微隆起,看起来非常妖媚。
      「脱了。」我用鞭子钩着漂亮厂花模特的最后一道防线,命令她,春花听到这里,全身起鸡皮疙瘩。确实不甘心,不知何时才能停止做我这样的玩具………
      但现在的她感到的只是十分的委屈和无奈。
      「脱不脱,是不是想我的这根鞭子插你这贱货的肛门?」我看着自己眼前瑟瑟发抖的美丽女孩,觉得特刺激,用流氓的腔调恐吓着她。
      春花吓得全身发抖,不得已开始脱内裤,这下,漂亮的公主裙下,除了性感诱人的长筒丝袜和高跟鞋,下体完全赤裸了。
      「真他妈漂亮性感,难怪那么多男人像苍蝇一样喜欢粘在你这小浪婊子的后面。」我一边从头到脚地近距离审视着身边对自己完全开放的美女,一边用最下流的语言羞辱她。
      说着说着,我兴奋了起来,我拉起自己的衣服,拉下拉链,从隆起的裤襟里面拉下内裤时,露出了坚硬想日天的大棒子,然后一把将站着发呆的春花按跪在自己胯前,一手压头,一手抬着小兄弟往春花的樱桃小嘴里送过去。
      「张嘴吧,小婊子。」我恶狠狠地命令着。
      「别,爷,您慢点………」春花用小手推挡着,眼泪花儿都要下来了。
      「不,爷现在就想你给爷含着。」我冲动起来了。
      「爷,您别这样,人家自己来好吗?」
      我一听,觉得没必要逼人过甚,反正春花是自己嘴里的肉飞不了。
      当春花捧着我的大阳具的时候,暗自惊歎比张胜的可大多了,现在大概是我自己用手摸弄过,尖端的小沟里已经露出露珠。把脸靠过去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前面的王冠实在巨大,每次看到都会产生恐惧感。春花闭上眼睛,悄悄伸出舌头温柔地一下一下舔着。
      「好婊子,是不是经常给张胜舔?」我有点拈酸地问着,舔着我下面的春花点了点头。每次舌头碰到龟头时,肉棒也随着震汤一下,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关于吹喇叭的动作,春花为张胜服务过很多次了,张胜最喜欢她舔他的男性像征,而春花也想保护自己的贞洁,所以几乎每次都是用嘴和手帮张胜发洩的。
      春花的舌头从龟头下向上舔,舌头感到一股鹹味。用舌头包住肉棒的圆端,同时舌头开始画圆圈。
      「很舒服,你真他妈棒,爷没白疼你。」
      我的肉棒由春花把着舔含,而自己的双手放在春花的头上,手指玩弄着发出黑色光泽的头髮,压着她的头控制着节奏。春花开始不停地舔涨起的肉棒头,同时舌头也开始转向龟头的突边。
      「就是那里………快用舌头,光是舔还不够,给爷吮吮!」
      春花服从着我的指令。用嘴唇轻轻夹住龟头,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
      「呜………嘿嘿嘿嘿嘿………」
      我开始兴奋起来,让勃起的肉棒留在模特队甜美公主的嘴里,上身稍许向前弯,伸手拉下乳罩,然后握住乳房,抓住乳房的手开始捏弄,另一只手仍旧抚摸春花的头髮。
      「春花我儿,你的奶子比起以前大了一些,大概是爷常摸弄的原因,你应该感谢我,嘿嘿嘿。」
      乳房被用力抓时,春花急忙用舌头舔肉棒的尖端。这时候我好像兴奋到了极点,从春花的胸前抽出手,脱下自己的衣服,屁股向前挺,身体靠在椅背上。
      春花从下面看到我的肉棒显示出异常的膨胀,想到现在要把这个东西含在嘴里,呼吸都会困难时,心里真的有些苦闷。
      「给爷张开嘴含住,春花你这小婊子,好好的吮,谁叫你那天当众耻笑爷来着。」
      我的脸上出现明显的兴奋和得意的笑容,肚子也跟着起伏。春花带着一些恨意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握住在丛草中挺立的肉棒,把充血的龟头含在嘴里慢慢向自己的小嘴里送,虽然以前也这样和张胜做过,但何尝有这样的屈辱感。
      我的那个东西又长又大,春花的樱桃小嘴都被撑得要裂开了。先上下活动了几下,趁势让肉棒进入喉咙的深处,尖端碰到喉咙的粘膜,这时春花有想吐的感觉,但忍住不敢,憋得眼泪都有点下来了。
      在这剎那,我开始挺腰,并压着春花的臻首让她的嘴配合起的动作,嘴巴也张开吞含着,这时候春花的漂亮的脑袋简直就成了我尽情玩弄的淫具,下面的鸡巴姦淫着她的小嘴,上面的双手控制着姦淫的节奏和角度,而同时还玩弄着春花白嫩的一对奶子,春花嘴里发出的羞辱淫蕩的呻吟声有一下没一下地给我助着兴。
      我喜欢春花吹出节奏,抑扬顿挫地那样才有感觉,当春花慢慢用时间将鸡巴含在嘴里里,我还让她用手指刺激我的大腿、会阴和肛门之间。
      「噢,好………你这样摸爷屁股的洞,爷会很舒服。」
      就这样玩够了以后,我用双手夹住春花漂亮的鹅蛋脸让她站起,不由分说地让她分开大腿,坐在椅子上。
      我瞇着眼睛看着上身是纯真雪白的公主制服,脖颈上扎着雪白的纱巾护圈,下身露出最性感部份和雪白的丝袜高跟长腿的春花,想到自己现在开始可以尽情享用这朵青春甜美的厂花,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胯下,飞龙厂数一数二两朵厂花都成为随时可供自己发洩的一双小老婆,顿时冲动起来。
      「春花我儿,爷想日你了,老二急得不得了。」
      说着,我把她抱起,準备要放在办公桌上,这时候不论用什么方法摆弄她,也没有抗拒的力量了,春花默默地任我摆弄。
      我把这头美貌如花的尤物雌儿弄成狗爬的姿势,撩起雪白的公主裙,然后抓着她精美的白色中空带袢细高跟鞋把她的白嫩的双腿分开,让湿淋淋的花瓣完全盛开在自己的眼前。
      明知道那是猥亵,但春花的心里还是产生一种期待,身体变得软绵绵的,任由我摆布。就在这时候,敏感的肉缝感到有一股压力。抬头看时,我搂着她雪白的屁股,手握下身,把大龟头在她的裂缝里摩擦着,不一会儿,巨大的龟头就捅了进来,同时产生了几乎令她窒息的强大压迫感。
      「啊………」
      我用力挺身,使自己的肉棒刺破纤弱的花瓣,鲜血染红了我的小弟弟,我开始了气呼呼的抽擦,而此时的春花,早没有了当初的矜持和骄傲,如同一只笼中美丽的小鸟,低下了高傲的头,认命似地闭上了漂亮的双眸,脸上流过两道屈辱的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