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九卷:第三章 天下为公 更多>>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九卷:第三章 天下为公

    时间:2018-02-09 久别重逢,我和织芝胡混了一夜,本以为会直睡到日正当中,哪想到天才刚亮,我就察觉到旁边的精灵美人儿起身更衣。
      一个纤弱的女儿家体内,会蓄藏着比男子汉更旺盛的精力吗?单是从这一点,我便看出这些时间以来,织芝有持续地修练,把吸纳于体内的龙之魄精元,逐渐转化成能够使用的力量。
      与阿雪有些类似,织芝同样是体内积蓄了大量纯能源,而非定型的魔力或内力,无论是要走武者还是魔导师路线,她的未来无限宽广。假若是有心学武,以她与冷翎兰之间的关係,说不定还能学到那臭婊子的独门刀法,配合本身的蛟龙力量,走出一条捷径。
      「这么早就起床干什么?」
      「我和公主殿下约好,每天天亮之后要一起练武,我想……哎。」
      在织芝起身的那一刻,我拉住她玉葱般的白嫩手指,轻轻一拉,她便顺着力道重新跌回我怀中。
      在她尖长耳朵上一吻,我伸手覆盖住织芝圆润的雪乳,虽然没有阿雪那样丰满傲人,但却比羽虹的盈盈鸽乳要沉手得多。轻轻拈弄乳峰顶的蓓蕾,让清爽晨曦透过窗户,洒在少女的雪白肉体上,我微笑轻语。
      「你和冷二公主很要好吗?她待你如何?」
      「公主殿下待我很好,这些时间以来,她好像是我的姐妹,我们……」
      织芝笑着把她与冷翎兰相处的情形告诉我。或许是因为同仇敌忾的关係,当初冷翎兰一听到织芝的投奔喊冤,知道有一位女性,因为自身的杰出能力,在男性的世界里受到不公待遇与残酷打压,她就像愤怒的雷神般挥着法治之刀,将娜丽维亚的恶徒扫蕩一空,帮织芝与其母的冤案昭雪。
      「那些恶人付出代价后,二公主邀我一同回萨拉,路上问我愿不愿意跟着她办事,她也愿意帮我发展匠师事业,然后,我们就一起奋斗了。」
      织芝微笑道:「我照相公的吩咐,这一年半来都没有用过龙之力,二公主便传我一些心法和刀术,军中的姐妹都很羡慕呢,我觉得,跟在二公主身边,真的好光荣。」
      我单单只是听,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任职于军部,冷翎兰自己就特别能感受到,一个女性在众多男性竞争者的环境中,会受到多大的压力与不平,以她的刚直个性,分外不能容许这种事发生。我之前便听军中同袍说过,二公主在权职範围内,大量提拔女性军官,用以建立自身班底。
      就我而言,这只不过是一群变态女人的团体,居然妄想与父权社会的传统抗衡,如果让她们得志,那男人不就要灭亡了?这种团体当然是越早垮台越好,但考虑到对织芝的帮助,我当初仍是要织芝离开娜丽维亚,去投奔冷翎兰。
      不难想像,在冷翎兰眼中,织芝也是奇货可居。出身乾净,意志力坚强,练武的资质又不错,更重要的是,以现今大地上的尚武风气,强横武者不难得,优秀匠师却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织芝那时只是一介无名孤女,但却在娜丽维亚连夺两项匠师大奖,又拥有一双万中难寻的天赋之手,成功扬名已是既定命运,能够在她成为享誉大地的一流匠师、投奔外国前,抢先将之网罗身边,无论对阿里布达或是冷翎兰自己,都是意义重大。
      但冷翎兰所没想到的是,织芝是我投在她身边的一着棋子。为了将来某一天可能会产生的用处,这一着我下得既深且远,希望能够得到预期效果。
      当然,人的情感,是最难操控的东西,也是这项计划里头最大的变因,我必须要非常小心,以免这着埋伏掉转方向,反而变成我的致命伤……
      「时间不早,我得走了,相公,你一个人……」
      织芝的话停住,怕是想起来我这么突然出现,等一下是否会突然失蹤吧。
      「等一下你回来我就不在了,但是晚一点我会再来。我这次来萨拉会住上一段时间,说不定还是一段颇长的时间。」
      「相公你可以直接住在我这里,我……」
      「不用了,我在这里另有住处,呃……有一个朋友住在这里,我寄住在他的府第里。」为了不让谎话穿帮,我急忙补了一句,不想让织芝晓得,我是萨拉的本地人。
      昨夜的激情有些意犹未尽,满想强留织芝下来,但想到这样一来,在冷翎兰那边或许会不好交代,露出马脚,我笑了笑,在织芝圆翘的粉臀上重拍一记,等着她穿好军装出门后,这才从后门暗处溜走。
      「呼,阳光不错,伸个懒腰吧……」
      快要进家门时,我觉得有点腰酸背疼,在街上伸个懒腰,舒张筋骨,哪知道腰才往后一仰,旁边冷不防地多了一个人影,与我作着同样的伸腰姿势,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大叔?你干什么一大早跑出来?被蛇咬屁股了吗?」
      「唉,还不都怪你这小子,昨晚一声不吭地跑出去外宿,雪丫头担心得要命,抱着被子在你房门口等了半晚,我只好出去找人,路又不熟,绕了大半晚,除了看到一堆养眼镜头外,什么鬼都找不到,差点累死我这老骨头。」
      「养眼镜头?偷窥就直接说嘛,有什么好避讳的,告诉我,你去偷窥哪一家的养眼镜头了。」
      「这种事用说的太难理解了,你没看到都不晓得,昨晚那对狗男女可厉害了,翻来覆去,左滚右趴,我的手忙都忙不过来,险些就错失时机了。」
      「错失时机?你打枪还讲究节奏感啊?」
      「去,大叔我一把年纪了,会像你们这些年轻人一样毛躁吗?能吸引我注意的,只有至高的艺术,这才是永恆之美啊。」
      差点忘记,这老家伙是我所见过最厉害、也是最变态的速写家,不由分说,我就从他怀中抢出一叠纸卷,打开一看,登时看得呆了。
      一共十八张,全都是男女欢好的春宫图,每一张姿势不同,儘管没画出脸部表情,但从那些动作、肌肉、明暗光影,就把情境描绘得栩栩如生,让人看得血脉贲张。
      然而,问题也就正出在面孔上。茅延安没有把男女双方画出面孔,但从身形比例,还有那女子的尖长耳朵,我随便想也知道这张图上的男女是在画谁。
      「大叔,这张、这张,还有那边的三张,你弄错了,我昨晚没有用过这五种姿势。」
      「哎呀,画错人了,这大概是隔壁家的另一对狗男女,素描得顺手,把那边的战况也画进来了。」
      「你没事画这些干什么?我全部没收。」
      我皱起眉头。不是因为这些画,只是有些纳闷,这不良中年偷偷跟着我的行蹤,到底有什么企图?而我昨晚爽昏了头,居然完全没发现有个家伙跟在后头,真是够失败了,倘使是勾搭有夫之妇,这一下不是惨了吗?
      「艺术当然是要给人家欣赏啊,这么精彩的画作,不拿去分给雪丫头看一看,这不是太可惜了吗?」
      摸着唇边的鬍鬚,茅延安就像是捉姦成功了一样,得意地微笑。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个性,我倒是不讨厌,但也没理由让他在那边得意窃笑。
      取出怀中的火折引燃,顺手就把那叠春宫画给烧个乾净,茅延安摊摊手,看来虽有些遗憾,却也没有像普通艺术家一样呼天抢地。我瞪着他,心中微有顾忌,希望他知道我和织芝有关係的事,以后不会惹来什么麻烦。
      昨晚忘记向织芝提起製作魔法师袍的事情,不过来日方长,改天再提就好。和阿雪打个招呼,我也开始一天的工作,继续去协助处理各种城内的保安问题。
      有一件事情相当值得庆幸,我过去在萨拉的名声并不好,儘管没有留下正式纪录,但有十多宗贵族子弟群酒后强拦民女狎玩的案子,我都有牵涉在内,这事别人不晓得,冷翎兰却是瞒不过的。
      如今我小人得志,她麾下的女性军官中,大有年轻貌美者,为了避免祸端,这几日她刻意把那些女性军官调走,与我隔离,也多亏这样,我很幸运地不会与织芝碰面。
      这天,我们照例入宫见驾,向国王陛下报告目前的工作,身为保安负责人的我,蒙他告知一个国人还不晓得的机密,那就是这次的外宾来访并不单纯,有另外几国的重要人物,即将随金雀花联邦大总统前来,因此这次的保安特别重要。
      如果只是做卸任前的访问,为什么还会跟着其他几国的重要人物?这无疑使得事情複杂许多,而国王陛下显然也不是很信任我,所以拖至此时才告知我这件事。
      「朕对此有一些想法,不过还未到应该宣布的时候,你们好好干,朕明天会将计划告诉你们。」
      除了早就知道此事的冷翎兰,其余在场的重臣都相当震撼,在国王陛下离去后,纷纷议论起来。
      「法雷尔阁下,你有什么看法?」
      万骑长几乎是我国军阶中的最高位,但我仅有军阶和爵位,无实职在身,若非被月樱姐姐特别指定,根本没资格参加这样的讨论。因此,当几名文官这样问我时,我只是淡淡回答「陛下的圣裁,岂是我们这些臣子所能臆度?只要认真办事就是了」。
      答了一句,正要离去时,我忽然察觉冷翎兰的目光正朝这边望来。
      本来我们两人关係不好,冷翎兰一直站得离我远远的,连话都不肯多说一句,却在国王陛下说完那些话之后,她若有所思,朝这边瞥了一眼,自然,眼神中完全没有友善感觉,但即使如此,也是够让人惊奇的了。
      与我的目光一触,冷翎兰哼了一声,立刻掉转过头,与旁边的大臣谈话。
      这反应让我觉得有几分好笑,转身离开,脚才跨出门槛,脑中灵光一现,想到国王陛下到底打算作什么了。
      当两国元首或是权贵要人聚会,为了展示身份与排场,通常是竞比豪奢,拿出自己得意的珍宝收藏,向对方夸耀。
      这是当今大地上豪门夜宴的必然形式,不是拿出什么神兵玩物,就是展示奇花异兽,所以不难想像,这次的保安工作,除了权贵人士的生命安全,也还要保护国王陛下宝库中的那些珍宝,说不準就在拿出来赏玩的时候,有什么人胆大包天出来明抢暗夺。
      这些事情我本来就知道了,不过,假如伴随巴菲特大总统前来的,还有其他几国的官方人员,纵然是以私人名义,事情也会很不单纯,因为这并非仅属于两国间的来往,而近乎是几个国家参与的外交场合了。
      每一个国家的政要出访外国,身边理所当然会有大批护卫人员,这些护卫里头必然会包含武者与魔法师,素质方面也都是国内的顶尖人才,不然岂不是贻笑国际?
      好几个国家的顶尖武力碰在一处,站在军部的立场,这正是试探他国实力的好机会。我就知道有几次外国使者团来访的餐会上,大使忽然说吃饭很闷,要随从出来表演献艺,然后藉此展示实力,作为外交斡旋的本钱;地主国通常也不会闷不吭声,以舞剑为例,当一方派人出来舞剑,另一边也会派人出来对舞,两边进行一场看似娱宾的剑决。
      冷翎兰接掌御林军大权后,曾出席过三次这样的剑舞宴会,为我国挣得了不少面子,但在她之前担任这工作的,却是我们法雷尔家。
      变态老爸没在这方面有什么成绩,但爷爷生前却是名扬大地的剑舞家,这并非是因为他舞剑姿势美观,而是在大约十九次的剑舞宴会里,包括表演喷火的魔法师、号称出招如电的剑手、舞着金属拳头的狂战士在内,他前前后后让三十二名别有用心的各国献艺者饮恨当场,成为阿里布达外交场上的守护神。
      假如是单纯的外交应变,有冷翎兰一个人就很够了,但想到国王陛下的作风,我不由得有些担心,万一这种把戏玩得太厉害,甚至学金雀花联邦那样,公开来办一场武斗会,情形就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冷翎兰的武功虽强,估计也只是第六级修为,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她能保护住重要人物安全就已经不错,没可能凭武功控制全场,毕竟,她可不是五大最强者那样的级数啊。
      回到爵府,恰好就碰见了正要出门的某不良中年,奇怪的是,他今天倒没有作平时的画师打扮,画笔与纸卷也没带在身上。
      换上了那一套红色的流浪剑客装,戴上黑色墨镜,腰间悬挂着酒壶,把那柄黑色大剑扛在肩上,当茅延安缓步走出大门,朝我望来,我忽然心头一震。
      从这个角度看大叔,他平时那种幽默诙谐的感觉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中年男子独有的沉稳风範,特别是当他抬起戴着手套的右手,轻轻抬了抬墨镜,仰起头来,那甚至让人感觉到他饱历过的风霜,还有他的……忧愁。
      这模样与他平时的表现是如此不配,一时间我也无法判断,到底哪个是他的真面目。就算我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大叔他确实是一个美男子,而他这时所给人的感觉,便正是中年男子的魅力极至,只要一走出去,绝对会让路上所有女性为之侧目。
      「哦,贤侄,你拍人马屁拍完回来了吗?」
      不管外表怎么改变,嘴巴恶毒这一点似乎没有变,我没好气地看着这男人大剌剌走到跟前,瞥了我一眼。
      「你看看,我这身打扮……」
      茅延安摸摸唇上的小鬍子,沉声道:「帅不帅?」
      「还……满帅的。」
      「酷不酷?」
      「闭上嘴巴就很酷。」
      「屌不屌?」
      「不俗,不过脱掉裤子再上街,我想会有更好的效果。」
      几句问话,真是牛头不对马嘴,不过大叔显然也没指望从我这边得到答案,只是面有得色地哈哈一笑,扛剑上肩,拎着酒壶,就往外头走去。
      「喂,你上哪里去啊?」
      「喔,昨晚画画之余,顺便上酒馆喝了几杯,钓上几个性感辣妹,约好今天要一起研究高等艺术,学习美的人生。」
      挥挥手,茅延安嚷道:「你最好留意一下雪丫头,这几天她上课时候的样子,有些不对劲啊。」
      几天前,接受我委託的管家福伯,帮阿雪找到了魔法讲师,开始一对一的个人授课。当福伯问我对讲师人选有什么要求时,我除了开出「讲解清晰、口风够紧」的要求外,就只有限定要请一位老太婆年纪的魔法师。
      贵族千金与家庭老师偷情,这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每一个幼小学童,期望的只是老师今晚横死街头,明天不用上课考试;但每一个学院里的男学生,想的却是干死那位年轻貌美的女老师……这就是人性。
      我既然知道师生共处有多危险,又怎会搬石头砸脚,给自己找麻烦呢?
      还好,不知道是为什么,专心研究魔法的女人很容易不婚,整天煮大缸药草、修练魔法,只与黑猫为伴,时间久了,就变成了满脸皱纹的老太婆。所以当我要找年老的女性魔法师,福伯很容易就帮我找来。
      我这几天忙碌不堪,对阿雪的学习状况未加留意,这时被茅延安一提,心中纳闷,想要询问,他却已经走得不见人影。
      想想也觉得不安,我匆忙抢入爵府,也不搭理旁人,就往阿雪所住的厢房赶去。这时她的魔法课程已经结束,但是在门外头,我就听见里面的呼吸声相当粗重,而且明显地让人联想到情慾方面。
      (臭婊子!进门没多久就给我偷人,咦……我不是吩咐过福伯,任何男性胆敢进入阿雪房里,就格杀勿论,为什么她还偷得到……难道是和紫罗兰搞变态兽交?不,这实在太荒唐了,我脑子里头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再多想下去,早晚我会变成疯癫,当下不假思索,伸腿重重一踹,把门踹开,闯了进去。
      这样的场面不是第一次,所以我破门而入时,阿雪的惊呼声都小了许多,和上次在雾谷村相比,情形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满面惊惶的少女、凌乱的被褥、桌上的一碗奶,就只是少了一个哭啼的小婴儿而已……
      等等!为什么桌上会有这样的一碗东西?
      我伸手碰碰碗缘,确认了温热的感觉。爵府里头并没有养牛或是养羊,从哪里弄来这么新鲜的奶水?闻闻气味,温热香甜,没有寻常牛羊奶的腥膻味道,我有些疑惑,侧头望向这房间的主人。
      「师、师父。」
      阿雪望向我的眼光里,除了惊惶,还有掩藏不住的羞意。她斜斜地半坐在床上,单薄的上衣半褪,扣子整个解开,露出雪嫩的肩头、饱满的乳沟,一大片白皙浑圆的乳肌,在衣缝间若隐若现,看得人心跳加速之余,也让我明白她里头没有穿任何款式的内衣。
      这些线索,加上我破门而入前,在门外听到的奇异喘息声,让我有了一个荒唐、不可思议、却最合理智推论的答案。只是,这个结论实在很荒谬,为了确认,我还需要多一点佐证。
      「阿雪,你怎么搞的?在自己房间里也不穿好衣服?连扣子都不扣,又还不到晚上,这么快就想要和师父睡了吗?」
      我笑了笑,轻轻抬起阿雪圆润的下巴,享受这美丽小狐女羞红耳根的表情,道:「刚刚上完课,连中饭也不吃,就急着跑回房里露奶,阿雪,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一个小淫妇了?」
      阿雪被我的调笑弄得面红耳赤,羞得只想埋头躲进棉被里,但俏脸被我抬住,哪也躲不了,被我饱览她的羞容,而我更发现,阿雪害羞地躲避我的目光,却不停地望向桌上那个磁碗,单只是这个反应,就让我有所肯定了。
      「咦?这边怎么会有一个碗啊?碗里的东西是什么呢?奶?阿雪你不吃中饭跑回房里,原来是偷偷藏了一碗好东西在这啊。」
      我半端起了碗,阿雪的表情变得非常紧张,小手也不安地抓紧棉被。看这表情,我暗暗偷笑在心里,故意沉吟道:「爵府里头又没有奶娘,这奶水是从哪来的呢?阿雪你知道吗?」
      「那是……那是……我……」阿雪欲言又止,直拖了好半晌,才细声道:「我也不知道。」
      「是吗?你不知道,那一定是福伯拿给你的。」我笑道:「可是福伯从哪里弄来这些的呢?啊!我猜到了,这是牛奶,一定是府里新弄了一头壮壮的大乳牛来,福伯特别弄给你先尝尝的。」
      「不……这不是……」
      「不是牛奶吗?那一定是羊奶了?」
      「不……也不是……」
      「不是牛奶也不是羊奶……哦!那就一定是猪奶了,府里是多了一头圆滚滚的大胖母猪,难怪这碗奶臭哄哄的,原来是肥母猪的臭奶。」
      越说越是过分,当我把比喻说成母猪,阿雪不只是耳根红,就连双眼也红通通的,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师……师父……你好过分,人家……人家都已经……」
      话语里头已经带着哭音,我也知道自己该见好就收,微微一笑,坐到阿雪身边,轻轻搂着她的肩头。
      阿雪扭动身子,试图挣扎逃开,作为对我的不满反抗,我当然不会让她如愿,用力一搂,先吻吻她雪嫩的颈项,再一路吻上耳垂,没几下工夫,阿雪就瘫软在我怀中。
      「不管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可以一起解决嘛。我以前说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还是我的好阿雪,怎么你对我这么没信心吗?」
      「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来,告诉师父,到底是有什么问题?让你变得这么不安?」
      伸手抹去阿雪脸上的泪痕,我温言劝慰,要她把问题说出来。阿雪也知道事情瞒不下去,抽抽噎噎地把话交代清楚。
      「从南蛮回来的路上,我身体就怪怪的,胸口也一直觉得好涨、好重,晚上睡觉身体都在发烫,好难受……」
      「嗯,胸部变大了,本来就会涨涨重重的啊,我说过我还是很喜欢,你不用为这个难过啊。」
      事情却比这还要严重许多。当阿雪好不容易在我的鼓励下,心理上重新站起来,努力想要适应这丰满而敏感的新肉体,却在进入雾谷村后,起了新的变化。
      在雾谷村的那段时间,为了要应付危机,我一直督促阿雪修练黑魔法,在阿雪魔力渐渐增强的同时,也对自身肉体产生影响。
      每当修练完一项咒术,或是做完其他的魔力练习,没过多久,阿雪就会觉得体内血热如焚,情慾高涨,难以自制,时间拖得一久,更是脑袋昏昏,眼前耳边儘是男女欢好的幻象与声音。
      阿雪不敢把这些现象告诉我,又被我督促得紧,只好每次修练结束后,就躲回自己房里,开始时候是藏在被窝里强忍,后来实在忍不住,就试着自己抚摸身体,稍稍慰藉减轻。
      当时在雾谷村,我在阿雪手腕上看到的血痕,除了用来修练黑魔法,也有一部份是因为春情难耐,忍着在手腕上割一刀,强行压下来。
      「傻东西,不过就是想要男人嘛,为什么不来找我呢?难道我不是男人吗?还是你怕我满足不了你?」
      在我的调笑下,阿雪的情绪似乎缓和许多,脸上也出现笑容,可是,在她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又很胆怯地看了我一眼。
      「没什么好怕的,继续说啊,难道有什么东西会把我吓到吗?」
      进一步的变化,也是在雾谷村内发生,当阿雪在黑魔法的学习上又有突破,那天她躲回屋里,自我爱抚慰藉时,在一阵阵高潮过后,赫然惊觉胸口变得湿湿热热的。
      起初,她只以为这是激情后滴淌的汗水,但是定睛一看,胸口水渍白白的、黏黏的,更有一种汗水所不会有的甜美香味,像是皎洁的玉露,在粉红乳蕾边滴溜溜地绕动。
      用指头沾一沾,放入口中尝尝味道,当阿雪想到这液体是什么东西,立刻被吓出一身冷汗。
      「人、人家又没有当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奶呢?师父,阿雪真的变成怪物了……我不要,我……我好怕自己这个样子……」
      压力沉重,阿雪一口气说完,脸上也是热泪纵横,抱在我肩头哭起来。我试着让情形好转,笑道:「是啊,我也奇怪,都已经干了你那么多次,你又没有特别避孕,为什么会还没当妈妈呢?」
      「师父你又在笑人家,你每次都玩人家的屁屁,人家怎么会当妈妈…」
      阿雪一记嗔怒的粉拳打在我肩上,力道没拿捏好,还真是痛得眼前发黑,不过她在意我的反应,更多过我的玩笑。
      「啊,你那时候整天抱着婴儿玩,原来就是用来当挡箭牌的?」
      想起那些时候阿雪总是抱着小婴儿玩,原来就是为了用来掩饰自己涨奶的证物,这么说来,我脑里忽然闪过一事。